IBM遭弃用?真相为浪潮阻击联想

外媒关于“去IBM”的报道在国内服务器行业引发轩然大波,围绕这一事件本身,也出现了很多误读的声音。锐观察走访了IBM、浪潮、联想等众多在服务器领域拥有话语权的高管,试图给这一事件带来最接近事实的报道。

让我们先看一下,最近一个周,国内服务器市场发生了什么事情。

1,浪潮信息的股票从24元涨到36元,涨幅50%。通常来说,出现这种涨幅的股票,通常是遇到了极大利好。

2,外媒抛出了“去IBM化”的报道。外媒称,中国官方正在研究和评估IBM大型服务器在国内金融领域的垄断性地位是否会对国家金融安全造成不利影响,同时还将采取措施,逐步扩大国产大型服务器在商业银行的应用。

3,本周,浪潮集团公布了一项名为“IBM to Inspur”(简称I2I)的市场策略,巧合的是,这一时间和外媒抛出去IBM化在同一天。

透过这些表面现象,我们就产生了很多疑问:

1,刺激浪潮信息股票飞涨的重大利好,到底是什么?

2,浪潮的“IBM to Inspur”策略和去IBM化,是一种时间上的巧合还是暗含着某种联系?

3,浪潮真的能取代IBM吗?

针对上述疑问,锐观察先后采访了浪潮集团的高管、联想集团高管以及IBM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上述公司的负责人对这一事件进行了相对客观的描述,得出的结论有些匪夷所思,但理论上是更接近事实的。

1,浪潮的去IBM化,更多的是针对联想。

某媒体报道称,总部设在济南的浪潮集团公布了一项名为“IBM to Inspur”(简称I2I)的市场策略,旨在最终全面接管IBM在中国的市场份额。

实际上,上述说法是错误的。一位浪潮市场策略的参与人在同锐观察对话时指出,这项计划更多的是针对IBM X86业务,浪潮要做的事情,实际上是要抢IBM X86业务的渠道和份额。

众所周知,IBM X86业务正在谋求向联想出售。据锐观察独家获悉,这项合并预计在八九月份完成,且目前这一合并进展顺利。如果浪潮的策略得以实施,那么意味着联想只是得到了IBM X86的牌子。

2,如果实施银行业的去IBM化,浪潮确实是最大受益人

实际上,外媒关于去IBM化的报道,最早的表述为“中国官方正在研究和评估IBM大型服务器在国内金融领域的垄断性地位是否会对国家金融安全造成不利影响,同时还将采取措施,逐步扩大国产大型服务器在商业银行的应用。”。这里面,有很大学问,原因是,能够向商业银行提供类似IBM服务器的企业,并不多。

我们先来了解一个基本的事实,就是,目前的服务器划分,可以简单的划分成“X86架构服务器”和“非X86架构的服务器”。在非X86架构服务器里,又可以分为小型机和大型机。银行里部署的,通常是非X86架构服务器。

2013年,国内服务器市场有一个很好的消息,就是国产服务器厂商的X86服务器份额已经超过了国际品牌,其中,浪潮和联想是其中的代表企业。实际上,对于非X86架构的服务器,国内厂商一直避讳这个话题,原因是,国内厂商的份额不足1%。

目前,国内能够提供非X86架构服务器产品的,只有浪潮,这家公司能够提供的产品属于小型机,其名字是浪潮K1。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个产品隶属于国家的863计划,可以看成是国内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一个成果。

3,浪潮真的有能力去IBM化吗?

在同浪潮集团负责小型机的老板聊天中,我们荻悉了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小型机业务老板的两膀右臂,分别来自于IBM和甲骨文,而在小型机业务单元,来自IBM的员工已经超过了200多人。

在这里,我们就可以得出1个结论,就是,理论上,浪潮具备了部分替代IBM的产品,那就是浪潮的小型机K1,此外,浪潮有了小型机方面的人才,而且很多是前IBM雇员。

这,足够浪潮去IBM了吗?答案是远远不够。原因是对于IBM可替代技术产品的缺失,以及,银行更换核心系统的难度。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浪潮没有大型机,此外,即使是小型机,浪潮也缺失在核心芯片上的技术储备。

小结:国内关于“服务器安全可控”的呼声一直不断,应该看到,这是一个趋势。但是,这种变化仍需要时间去消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任何的去IBM化,对于国产厂商来说,都是一种机遇,尽管这种机遇并不是每个企业都能把握住,但从资本市场上,已经可以看出风吹草动。
http://liuruigang.baijia.baidu.com/article/17618

三观与锤子手机 罗永浩的阻力

罗永浩是我的朋友,评论他或他做的事,肯定不客观公正。

什么叫三观,我这里就不普及了,你们可以自己去网上搜一下。如果看完还不明白,也正常,现在三观混乱,混乱的根源是自古以来三观都是农业文明的三观,进入工业和信息文明之后,你不乱它自己都乱。

一个产品、品牌跟三观有什么关系?这是很多人疑问的。疑问很正常,因为中国的品牌向来没什么三观,尤其是进入商业社会之后,人们想到的更多的是如何迅速赚钱,忽略了它的三观。

我举个例子,有个摩托车的牌子叫“哈雷·戴维森”,为什么它成了“激情、自由、勇敢、个性的象征”?如果你仔细分析,一切都源于它十足的动力,当速度有了,你就可以体验到不一样的感觉了,这种感觉会慢慢让你感受到很多东西,哈雷·戴维森的三观自然而然也就出现了。你有这样的三观,也自然会选择这个牌子。

再说你们熟悉的苹果。当初乔布斯做iPod的时候,面临一个谁也搞不定的问题,传统唱片业和数字传播之间的矛盾。因为数字传播对传统唱片行业的破坏是毁灭性的,双方面临水火不容的境地,面对这个死结,谁也不敢碰。但是乔布斯搞定了。搞定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是个摇滚歌迷,他跟唱片公司谈判的时候把能说出来的摇滚歌星名字都说出来了,唱片公司觉得他不是个外行,关键是他热爱音乐——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他不会亲手去破坏他喜欢的音乐。唱片业的巨头们想:要不先让他试试?实际上,是乔布斯的三观打动了唱片业巨头,才有了后来的一切。

一个品牌的三观肯定会影响到人们的消费,说的直接一点,你的品牌得有个最基本的态度,不能一张嘴就是“领导品牌”。这就像奥巴马竞选总统时反复重复“Yes, we can!”一样,人们才会选他。西方人对商业营销早就熟稔于心,当他们创造一个品牌,会很自然地去分析市场需求,通过传递三观来营销自己的产品成了常态。

但中国从来没有把三观和品牌紧密联系在一起过。过去,开药铺的都有一个基本态度,比如同仁堂,最初就有类似三观的质量信誉观,毕竟药铺生意关联人命,马虎不得。现在国产品牌有什么三观吗?想来想去,要么是“领导品牌”,要么是和竞争对手正谁是正宗,谁更古老……一旦想模仿外国品牌玩点深沉就变得很装逼了——因为他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产品会有这样的气质。中国的广告从业者也意识不到三观和品牌之间的关系,这个尺度拿捏不好,是从业者根本意识不到位一个品牌赋予灵魂,没有灵魂也就没有三观。

其实任何品牌大都和生活方式有关,关键是如何把产品和生活方式联系在一起。过去,中国人对一个品牌中的生活方式理解很肤浅,多属于赶时髦式消费,毕竟刚刚解决温饱问题没多少年,还来不及去明白什么叫生活方式,还没空去想自己的生活跟别人之间的差异,就算你的品牌强调生活方式,他也未必能理解。

这些年中国人从外国品牌的营销方式中慢慢悟出了一点东西,但是只相信外国人说的,中国品牌强调生活方式、生活态度,那是要冒很大风险的。

老罗做手机,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冒这个风险,因为他是中国少有的把自己的性格和品牌联系在一起的人,这也让那把锤子在公众形象中显得棱角分明。我曾经问过老罗:“你是否意识到在向消费者传递一种价值观?”老罗说:“没有。但我有态度。”

三观的核心就是对世界的认知和这种认知让你表现出来的人生态度。单从技术上来说,一件产品是没有三观的。单从一个人来说,他的三观可以影响到一件产品,就这么简单。这就是老罗做什么都会跟别人不同的原因。很多人仅仅是看到他与众不同的性格,并且认为这种性格跟做企业家是相互矛盾的。甚至老罗自己也在提醒自己,现在是企业家了,不能像以前那样乱说话了,不然……但是他骨子里那种想与众不同的性格即使在怎么掩饰也无法不体现在他的产品上。

在很多人看来,老罗的鲜明的个性和他对待产品的态度是他作为一个企业家潜在的麻烦。中国的生意哲学是闷声发大财,闷声意味着隐没三观,或者符合传统的三观。这就是现在很多人从老罗的性格方面分析他做手机注定要失败的原因之一。“张扬”这个词是企业家的杀手,你什么时候见过马云和马化腾张扬过。中国企业家在攫取物质方面的确张扬,比如在购买贵重奢侈品方面,但在做生意方面,尽量少惹麻烦。或者是在斗富方面张扬,比如那些做运动品牌的农民企业家,你请刘德华代言,我就请周杰伦,你要敢请奥巴马,我就敢搞定普京。这就是他们注定要成为三线城市名牌的原因。

如果老罗把自己性格中的优点和产品结合得很好,对三观四顾心茫然的中国消费者来说,说不定真能创造一个奇迹。

锤子将来上市究竟会有什么反响,它能拥有多少消费者,人们使用后的的口碑究竟如何,都是未知数。但有一点是可知的,那就是老罗要面临比任何企业家都要多的麻烦。尤其是,老罗最先打动的一定是三观雷同的小众(也包含少量他的粉丝)。也会先打扰到那些没什么三观或者经常习惯用自己早已作废的三观来衡量别人是非的那部分群体,孰多孰少,一目了然。

讲一个传统的俄罗斯寓言,这个寓言我讲过好多遍了:有一群乌鸦,有一天,孵出的一只小乌鸦羽毛是白色的,随着它长大,乌鸦们不干了,要求它必须到地上的泥潭里把毛染黑,不然就弄死它。

老罗要面对好多乌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