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事之秋,黄爱美博客再次换个空间

放开那条鲶鱼!——驳钮文新建议取缔余额宝
今天(2月21日),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首席新闻评论员钮文新发表了《取缔余额宝》一文。倒是不用为支付宝担心,作者不仅和CCTV有关,还敢和为人民挣钱的余额宝为敌,一定会被网民的口水淹没。可钮文新到底为什么错了呢?错在没有照顾人民的感情吗?

同样是钮文新,曾在2013年5月发表《金融开放不能无知无畏》一文。从中可以看出,他对我国金融改革持保守态度,认为加速金融开放不仅无法释放红利,还会导致巨大的金融风险。从这样的保守观点延续下来,取缔余额宝的观点并非哗众取宠,只是这种保守态度对利率市场化问题的延续而已。跟随货币市场波动的余额宝,逼着银行引入货基代替储蓄存款、券商引入货基代替空仓资金,已经对利率市场化起到了显著的助推作用。我们不仅应当允许别人认为这样的进展太慢,也同样应当允许钮文新认为这样的进展太快。只有大家都亮出自己的观点和态度去互相讨论和修正,才能实现多方都能接受的妥协,而不是由少数人含泪或忍痛替大多数人作出决定。

我认为,钮文新错在高估了余额宝的破坏力、低估了银行体系的适应能力。余额宝只是一条金融系统中的鲶鱼而已,尽管由于第三方支付做个人金融业务处于三不管地界,仍然只是短期的监管套利,并没有在总量上影响到国家金融体系安全,更何况从近来腾讯微信给予支付宝的压力看,互联网公司同样不能免于被互联网颠覆的风险,没有必要急于对这些尚未深入金融市场的创新做出严格限制。

我国货币基金的历史可以上溯至11年前,在余额宝诞生前的十年时间内都没有产生什么大的影响,货基收益率也并不出众。余额宝的诞生恰恰赶上了2013年去杠杆化和收紧货币总量的好时机,就算余额宝没有诞生,收益率全线飙高的货币基金也会吸引更多的储蓄存款,只不过通过支付宝这个便捷的途径让这个效应扩大了。即便余额宝疯狂增长到4000亿,较之46万亿的个人储蓄仍然总量不大,更何况还有50万亿的单位存款。

那么会不会像钮文新担心的那样,所有的存款都变成余额宝这样的货币基金呢?实际上这是利率市场化的“果”,并非刻意通过取缔余额宝就控制住的“因”。现在,利率市场化只打开了小小的窗口,尽管货币基金收益率会随着银行间资金市场的松紧而波动,但是商业银行并没有自主为存贷款利率定价的权力。其实银行也不是一直都这么乖,十几年前曾经各种高息揽储也搞过,但后来统统被监管部门牢牢按死了,现在眼看着别人折腾高收益却一点办法没有。这也是日本为什么没有余额宝的原因,并不是钮文新提到的日本当局不允许,而是已经实现利率市场化的日本货币市场利率没有吸引力。如果我们取缔余额宝,资金并不会乖乖退回低成本的银行存款,而是更大批量地流入以民间借贷为代表的地下金融系统,对正规金融系统造成更大更长远的损害。

但是反过来讲,也并不要认为利率市场化是带来高收益的天使。自己决策,必然风险自担。之所以银行存款保险制度被认为是利率市场化的重要一步,就是因为不同收益率终将对应不同的风险。现在银行存款被认为是无风险利率,5%左右的货币基金也可以认为基本无风险,再往上10%左右的信托又是刚性兑付,甚至现在15%-20%的P2P网贷也敢宣称自己有担保无风险。这些利率从低到高的金融产品都没风险,可能吗?别看中国存款利率低,但隐含的无风险利率却是太高了。只有小银行倒闭几家、信托赔光几次,才能让利率市场化的另一面体现出来,总不能光享受市场化带来的高利率,不接受高利率对应的高风险吧?

更进一步说,钮文新还低估了我国银行体系的适应能力。中国银行的暴利也就不到十年而已,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还被认为已经技术性破产呢,这十几年风浪不也过来了吗。现在中国的银行业不缺钱、不缺人、不缺市场,如果没有相当实力的鲶鱼去搅动一下,到哪里去找当年亚洲金融危机一般的紧迫感呢?不要被银行动辄80%的电子渠道替代率迷惑,那是结算电子化,不是经营电子化,互联网时代中国银行业需要像十年前一样咬紧牙关去做的变革还有很多。如果中国的金融业无法跟上整个中国经济总量提升和海外拓展的步伐,那么结果只能是经济不发展或等着其它国家的金融机构来服务你的经济发展。

所以,此时再回头看监管部门对余额宝和其它互联网金融产品的监管措施,我认为起码做的不算差,未来的回旋余地也足够大。在我国一行三会的监管体系里(关于监管体系,可参考虎嗅网文章《民生银行“社区银行”受挫,金融监管不怒自威》),目前找不到余额宝的对口婆家。人民银行可以让支付宝履行反洗钱义务,但货币之外的监管问题不好直接插手;银监会可以不让银行理财登陆淘宝,却也没法管理把理财广告贴到银行门口的互联网公司;证监会可以对基金严加控制确保天弘没有2%的暴利(天弘增利宝的管理费、销售服务费、托管费分别为0.30%、0.25%、0.08%),但也并没法直管第三方支付企业。既然这是目前金融监管体系的一个空隙,而且资金动态又随时在央行监控之内、不会像地下金融那样摸不着看不见,为什么不能给予创新更大的空间呢?尤其是余额宝在总量仍然不大的情况下,作为部分因素切实推动了几大国有行的战略布局,鲶鱼的作用非常显著。至于余额宝等新产品总量上去之后该如何,一来这些起码在阳光下的产品与地下金融规模差多了,不足为惧;二来要相信我国监管部门的实力,不用取缔,几份规范性文件就能收拾得服服帖帖。

总而言之,尽管钮文新《取缔余额宝》一文会让很多人本能地反感,但是仍然应当用思考和讨论代替谩骂与口水,否则的话,真是可惜了余额宝这个话题带来的广泛关注度。最后,我作为一个银行小职员想夹进去的私货观点是:钮文新!放开余额宝那只鲶鱼!你想一步到位掐死它,激起的汹汹民意反而成了余额宝身上的软猬甲,以后正常的规范和监管也会成为与人民为敌,面对义和团还怎么搞?所谓正常的金融秩序,难道不该是人人讲理、互相妥协的理性结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