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趣的观察

昨晚睡不着,抬眼发现放在身边的一本投资的书放倒了。于是在书的空白处写道:江恩的照相:正着看,双眉微锁,眼神深邃,嘴巴紧闭,嘴角向下,神情显得很严肃。倒着看,象印象中的徐志摩的照相。
徐志摩的才华被放大了,他的所谓的爱情也被小清新们胡吹,所以并不想拿他来做这个比喻。但是一时半会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把观察到的整体分割开来描述又不觉得形象。
想再接着写点了,想了想就戛然而止了。因为这个现象的产生就是六祖慧能说的“仁者心动”。
今早继续读这本书才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这本书的每一部分的开头都有一句哲学家的格言,譬如第三部分的开头是:“读书时不可心存诘难作者,不可尽信书上所言,亦不可只为寻章摘句,而应推敲琢磨。”--弗兰西斯。培根
说点和本文无关的话。朱光潜被西化得严重,没有佛学修养,否则他的美学无与伦比。“仁者心动”“净相”…等等皆是美学。我的发挥,美是眼耳鼻舌身意前五识的综合作用。《聊斋志异》里有用鼻识鉴赏文章的讽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