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淘宝经历

经过一个礼拜的折腾。我渐渐的明白淘宝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礼拜有接了两单。在这两单中,我不但没有赚钱,而且还赔钱几块钱了。

不过我并没有感觉到不开心,因为我明白了一点淘宝。

 

为什么我会赔钱呢?

1,邮费设置。

但是我设置的邮费是自定义,没有用模板,原因是我不会用,不知道该怎么用。

当客户拍下时,默认的邮费就是5元,当时客户要50个,称了一下结果要3公斤,自己付了30块钱的邮费,

我当时还没有来得及改邮费,就已经付款了。联系不上客户,邮费也没有补成。

下来我咨询了一些淘宝人士。他们说,开一个新品叫“补邮资”。就是来补邮费的差价。

当天,通过经验人士把邮资费用模板搞定。目前看起来还算可以。没有出现过大的问题。

本来想附照片呢,好像不行哦

 

2.没有经验。

自己心里不清楚货物的重量。如果知道个大概,也许就不会出现这个问题。

新开的淘宝店,流量很少,有一个人来,卖家就会很开心,很热情。往往这种热情,会脑热。这样吃亏的还是卖家。我就是个例子。

 

3.新卖家邮费贵

新的淘宝卖家,如果包邮,那是一批很大的费用。如果不包邮,那就没有人来光顾。很矛盾。

如果我不是新卖家,也许我的邮费就不会这么多,会稍微少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同行有我这样的经历呢。

转:流年(纪念我的中学时代)

记得小四说过: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很好的记录者,但我比任何人都喜欢回首自己来时的路,我不断的回首,伫足,然而时光扔下我轰轰烈烈的向前奔去—题记。

大学语文课上,有点犯困的我塞着耳机.手托下巴式.用句俗一点的话说就是看起来不怎么像好学生的我.听着老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的大谈中国传统诗歌.这样的场景不禁勾起了我无数次的回忆········            记得高中的语文课上,我和bo.ya两个类似有点叛逆的.不怎么像好学生的我们.一心情不好就拿着被我们视如珍宝的笔记本,一大段一大段的抄着小四忧伤.血淋淋的文字,自以为是的在那感伤。以其说是心情不好,不如说是懒得听课的借口(现在才得出的结论0.0)。那时候的我们经常一支笔掉到地上都能扩大话题,叽叽喳喳讲上一节课,可是一到考试写作文,半天一个字都挤不出来(汗~~)。            无聊的时候,我们也经常去商店买一瓶瓶的钙片,拿到课堂上当糖吃,吃着吃着,吃到我消化不良,差点歇菜~             那时候的我们常常一整天一整天的逃课,逃到图书馆去看奥秘.动物世界.世界未解之谜。一个偌大的图书馆空荡荡的就飘着两个人影。我看到图书管理员偶尔僵着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然后走过来问我们:              “不上课吗”
而我们每次的回答都是:“没课”(~~~~)

说完这句话我立马觉得脸红,心跳加快(0.0)

我想我是看动物世界看多了,怎么觉得我看谁都会想起一样动物,然后给那帮死党取了不少花名。嘎嘎,这让我想起了百万大军冲破最好的战线,刀刀枪枪的场景。最后我全身子弹.血淋淋的倒在血泊中····吓.··哈哈,幸亏我那帮死党不会记仇,真想扬起红旗大喊中国人万岁!死党万岁!
冬天的校园寒风凛冽,北风呼呼地吹。从学校后山吹来,吹过学校一排排整齐的高大树木。高中校园里有草莺飞鸟的传说,更有鬼哭狼嚎的恐怖故事。记得我胆子特小,估计鬼故事听多了,晚上睡觉 总感觉宿舍阴森森的,连呼出来的气也是冷的。睡上铺的我经常一到半夜,就跑到下铺跟ha.ma.ge睡。
“ha.ma.ge,我决定了下去跟你睡,就这么定了”

说完她刚要开口说话,然后被我扔下去的枕头把她要讲的话给赌回去了。估计那家伙心里赌得慌,张着嘴巴在那愣了半天没反应过来,半响才冒出一句说:”真拿你没办法”。          记得,调座位的时候,我坐在第一桌,还是很调皮捣蛋。经常跟我同桌倩在老师眼皮底下搞小动作。上语文看化学,上化学看物理,上物理看生物,上生物看课外书。我们班主任是数学老师,经常布置的练习没得做。一上课班主任:
“上次布置的练习做了没有?”          边问边走下来检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和同桌抄起铅笔就猛填A.B.C.D,等老师走到后面我们就在那狂笑。

对于我们的这些种种劣迹,舍长没少教育我们。
“又不听课,来学校玩的是么?记住下次不得这样了,一节课得挨多少钱啊········”
“呃,舍长,不是这样的····”
“得··不用解释”
··········

还没容我们插进半句话,舍长那家伙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并且中间没用逗号之类的标点,我听着她说话感觉自己也快要断气了························
就像是这样,在晨光微露的早晨,或是炎炎烈日的中午,抑或是暮色四合的傍晚。我们会一起唱“小学篱笆旁的蒲公英·····”,记得我们都很爱周杰伦的歌,这时我会和bo.ya一人带一边耳塞,出现在校园各个角落里。偶尔,我们也一帮子宿舍人在一起打打闹闹,斗斗嘴皮。还经常拿着晒衣服的杆你追我赶,从一楼追到五楼,再从五楼追到一楼。每当这个时候,舍长就打酱油般,吧嗒丢过来一句话:我从不加入女人战争!整个一大尾巴狼的样子,接着被我们雨点般的拳头吓得发出一声惨叫,然后撒腿就跑。
后来的后来,我跟小路同桌。记得那时候我们经常欺负我们后桌男生,最好玩的是他们好欺负.耐打击。用bo.ya的一句话来形容刺猬就是:他对我的打击都可以忽略掉(靠,压根就是把我当质点了)。想想那家伙才是真的会享受生活。他大脑就像一台过滤器,把那些打击他的话过滤在外边,好的渗透到脑壳里。也可能因为脑袋容量问题,择优去短。每次我越看他不受打击,越是想挑战他的极限,最后他来一句“适当打击有助于均衡发展”(·····)。有时不小心冒出一句夸他的话来,谁知他一 逮住机会就猛自恋。汗~·说到刺猬这名字,还是我帮他取的。因为那时候他剪了个发型,看起来特搞废,一根根头发竖起来,像只刺猬一样。我这人嘴巴直没经大脑思考就丢给他一句话“怎么看起来像只刺猬一样。”(····)说完我立马觉得不对劲。“啪”一本书朝我的方向正要砸过来,但最后停在半空中。究竟是下不了手啊。嘎嘎~我露出了个得意的笑容。接着我看到他在那欲哭无泪,想发泄又不好发作的表情,特搞笑。旁边小和尚张着嘴巴半响说不出话,好像他也正挣扎在哭笑的边缘,我看到他我自己也快哭出来了。从此以后,“刺猬”这外号被迫习惯听.自然叫,
我发现刺猬这人脑袋特细。当然,我承认他语文水平还算过关。偶尔感伤起来就拿着铅笔,挠着头,在那故作沉思。写些细细的文字。比如 :能把一颗大树形容的酣畅淋漓,然后比作什么,然后蕴含什么,然后树叶掉光了还是鸟渣掉在上面之类的,最后从中感悟许多歪理。写得特细,像我这类粗心人一看那文字觉得心里特堵。我在心里狂喊:打死你我也写不出这么细的文字。
小和尚那时给我起了个难听的外号,我听了心里憋得慌。然后在那装死,这时他会露出奸诈的笑声,然后说:没事,我请你去吃东西,汗,我果真被收买了~。
························
····································
时光穿梭校园,穿过校园每颗繁茂的树,最后打在我们年少的脸上。我们在那时光的尽头用力奔跑,横冲直撞,谈天论地。我们曾经在那挥洒我们的汗水,挥霍我们的青春,我们曾经那样有血性的活着,梦里的阳光灿烂得一踏糊涂。以至于在后来的日子里,在现在的现在,我把这些故事用一个小小的框架框起来,小心翼翼的保存着。         也曾经因为在某个十字路口,在某个街头,忽然的被想起;
也曾经因为在心里被割伤时,打电话给Ta们,寻得一句“你怎么那么傻或还是那么笨’这样既温暖又窝心的话语;

也曾经因为受挫而自闭的我,拒接(···)的电话,但在后来的后来,我还是被原谅;
也曾经因为晚上在被窝里偷偷哭泣或心情烦躁时,经常会在半夜或上课时间打个骚扰电话,寻一句“不等你骚扰一下怎么睡得着”或寻一堆堆安慰短信和电话。这时我可以任意的哭,任意的笑,肆意的霸道,往死里的调皮,而对方却永远不会生气。        其实,在每个人的生命里,总有那么一个人,Ta不属于爱情,但在离自己身边最近的位置,Ta永远是那么默默存在着;
呵,更像铁哥们?也曾经因为在满身伤痕的时候,就跟Ta们一起出去疯玩.疯逛.疯笑,然后在离别时悄悄落泪。
·····································
·······················
小四说: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树梢鸟在叫
不知怎么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