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心语

已记不请多久没有数着星星看月亮,也记不起有多久没有啍着歌儿愉悦在人群四周。其实,这个冬天并没有什么特别和意外。
一切的人和事物还和以往一样过得传统而新鲜。经过前几天的炎热,寒冷的气息,早已在记忆里消融殆尽,又到交接春意的时候了,只是冬还未完成最后一刻的使命,在这沉默无语的气候,清晨和夜晚时分,还常冒着白雾雾的呼吸。
日子悠闲而安逸,天气不晴不雨,心情不好不坏,举目眉宇间,偶尔会有些丢不掉也拾起的旧念在意识里或深或浅地钻出来。喜欢的东西很多,只记得喜欢仰望着天空想着无限的未来,喜欢观摩生命里每分每秒的静静流动。
当久违的幸福像花儿一样绽放,才发觉眼角己经爬上了美丽的鱼尾纹,昔日的幼稚已经印上了成熟的标签。独处时分,感觉自己就像黄昏里散漫着的野百合,在荒山漫野里放任思绪,任凭那些透明的风儿肆意地在心尖和花叶上拂痕。
不再如从前那般犯着傻劲地撕扯黑夜,可当泪水再次模糊我的双眼,才发觉这份晶莹的感动是来自家人的宠爱,正是这样的一个新年夜,我抬头仰望着空中烟花绽放,还有群星点缀着的无数璀璨荣光,感觉心房内外都充满着一种柔和的情怀和暖暖的诗意。
仿佛间,我挥动金色翅膀飞向新年的首页,灿烂的烟花燃放我无限美丽的梦想,刹那间,我只想在崭新的扉页上抒写未来璀璨的篇章。
虽然寒气依旧袭人,冬天还未走完,但我分明感受到了春天里绿意盎然的气息,下季里,蝶影漫天纷飞,四处飘散着百花绽放时芬芳,桃李遍天的徘红是由浅至深亲切的容颜,新年的钟声必敲响灿烂无比的韶华,我们又将迎来一个明媚盛景的艳阳天!

今个是个大晴天

今个是个大晴天。一早起来就嘿嘿傻乐。昨晚夜半,群发了句“扎西德勒”向亲们祝福新年。小白迅速回复短信云:靠,还没睡呢?我回短信说了发短信的因由。他又回:失眠了,起来找点事干。我回:和弟媳妇一块儿忙活,很快就会睡着的。说明了一个所有有性经验的男女都明白的经验。发时思之再三,大伯哥想象弟媳妇的性生活总觉得不是个事,于是措词曰忙活。作家诗人小鱼没接到我的短信?怎没反应呢?好像是早晨六七点钟吧?手机短信铃声把我闹醒了。见短信问:你谁啊?我回:活佛那英不曲。革凌。只要语文学的不像我儿子那么操&淡都懂这活佛啥意思。对方回:你神经病。我回:佛都是神经病的时候顿悟菩提生大悲心的。是对方换号了呢?还是我记错号了涅?
很快就要进入小龙年了,民俗合婚歌绝云:金蛇配黄牛。于我甚吉:太岁生我。考我八字:杀旺生印,印又贴身生身化杀,地支合财生杀。连续相生大吉,过去所有的霉运皆成浮云。是桃花忘捏?还是财气旺捏?孟子云:鱼和熊掌不可得兼。我是取桃花涅还是取财涅?也有不利的一面,地支半和财,坏印助杀,恐有是非,父母恐亦有事。
新年头一天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去银行给同学的闺女打钱。同学的闺女在攻美术,花钱如淌水。我脚着文艺里面最牛b的就是画画,只要不是瞎子只要冬不怕冷夏不怕热坐那对着眼前看见的画,有无穷尽的东西可以画。一谈儿女就谈到家常过日子这套了。《诗经》里小人物那种凄凄测测“如匪浣衣”般的隐忧就来了。同学昨晚在我家就说挣钱还不够他花呢。有网友因为闺女感冒劝其吃药,闺女不吃。母女因此吵起架来,把网友气得想死。我呢,最近见网上又有人逼逼输赢在起跑线上的事,我就想象我儿子还在起跑线上趴着呢,比龟兔赛跑里那兔子还草*淡,兔子好歹跑半道脚着自己快赢了,才趴草里睡觉。我儿子呢,根本就没输赢意识,看着别人在自己眼前撒欢尥蹶子的跑感觉没自己啥事。我这个当爹的又天天被各路专家洗脑洗的没脑了。一会他说中国这草淡的教育体制培养不出乔布斯,一会他说学霸就是牛B,一会儿他又说学习成绩不好是反智…我邻居大胖子夏天体罚他儿子不学习,让他站在太阳下举板砖:我脚着挺有意思,这不是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吗?
去银行的路上就有点怕坐在椅子上枯等那滋味。路过那个老式的茅坑式的公厕,恰好有尿了,便进去了。赫然发现墙上的乱写乱画内容变了。曾经四壁上写着“***法好,真**好”可能某君拉屎时越看越脚着硌应的慌,蹲着从茅吭那移到墙根那自然保持着拉屎的姿势,在好字后续写道“好你妈个逼”。是用小石子刻的,力道挺深。现在那些字全被城管新刷的涂料盖没了,出现了两条内容完全的微博举报体“***快餐”(是实名被人抹模糊了)是妓院,老板娘卖淫30块钱一次。派出所所长收保护费。我是知情人。”是用红粉笔写的,看着象广告。到银行在排号机前取号,一工作人员问我办啥业务。我说给孩子打钱。他说你去车站对面那办,那人少,你看你这号,前面三十多人呢。这让我觉着挺温馨。去那,人真不多。
上网往空间转贴了一个叫“公知十二钗”的贴子。不禁也感叹:高手在民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