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的事

非典那年,正是城里人最恐惧的时候我和我的一个亲叔伯嫂子发生龃龉。零八年也是春天,又和营子里一户刘姓人家发生龃龉。至今亦不能和他们正常交往,比较有趣的事和他们不得不见面时。谁也不说话,都假装没看见对方。在我则希望有什么办法避开他们。避开时又看不出痕迹来。比方说同时过一道窄桥,他看左,我看右,左边是一道沟坎,沟坎上是一棵歪脖榆树,榆树下曾经有一个破场院屋。我曾经想象一个生产队长睡在场院屋里,深秋,天地间到处都结着白霜。清早,也就是公鸡刚报晓的时候吧,队长从热被窝里爬起来,啥衣服也没穿,站在歪脖榆树下一边吹哨一边下达生产指令;右边河右岸曾经长着一棵老杨树,树龄未知,需四个小孩合抱才能抱得过来。如今老杨树早已经被锯掉,大树疙瘩还在,前几年还长出云一样的蘑菇,不知何时被何人因何原因,大树疙瘩被烧出了个窟窿。在桥上向左看是我的虚构,向右看是一个现实的存在。然而此时我什么都没看见。就想突然发生点什么该多好啊,比方说有人给我打手机,比方说平时那些极度陌生可能是营销的电话此时我也会煞有介事的接…
按下我那叔伯嫂子不表,单说现在我在老家掰玉米营子里的一件事。
前几天我发现前述刘家的插门女婿的妈妈给他家掰玉米。这事有点太阳从西边出的意思。难道说是呆的实在没意思了,帮儿子家掰掰玉米?老婆子这几年美的受不了,又是去街里扭夕阳红,又是到处吹嘘自己二儿子的舅丈人是大房产商,早就脱产啦。老头子是转正的民师,退休了,每个月拿着四千多的退休金,且这退休金光涨不落。家里的承包田早就转包了出去。
还有一件怪事,刘家插门女婿的葆米楼子搭在了他丈人家的场院里。他的小姨子还有大姨子每年秋季都回来帮他们掰玉米,一般都是帮他丈人家掰完就撤了,今年则帮他家掰。
他家有一块地恰好和我家挨着,昨天我在那块地掰玉米时恰见那老太太也在那掰玉米。我向下看时,老太太也向上看。我欲打声招呼,老太太赶紧把头低下了。
晚上吃饭时恰好聊到了那老太太帮他儿子掰玉米的事。母亲说他们离婚了。“我去,这也太突然了吧?!”…后来我胡编了个故事:他结婚,娶媳妇的车恰从他前丈人家的门前经过。他丈母娘站在家门口骂…

 

 

转载:http://pi90727.jieshiweideng.com/

雪,你还要下么?

看完央视的新闻联播,天气预报,正欲看山东卫视的《枪神传奇》时咕嗒停电了。
天气预报说又要下大雪。“文豪”是喜欢雪的。此时我则比较为难。一方面不喜欢下雪,山上还有很多玉米,高粱和玉米秸秆没弄到家来。再下雪恐怕这一冬都要收秋了。另一方面我又比较喜欢下大雪。下大雪了,我就可以睡觉,看书看电视了。就怕下小雪,想下又不下的,一边干活一边琢磨:你到是下还是不下啊。
接下来,聊一些亲戚朋友的事儿。
上次去赤峰培训,偶遇高中时的俩哥们儿。一哥们儿念书时就喜欢音乐,最初的志向是搞摇滚,年轻时长的象崔健,也留了个崔健的发式。我印象最深的是学校搞音乐表演。轮到他时,他抱着把大木吉他唱《天堂里有没有车来车往》。据他说他曾经在我们这的电影院搞了次演唱会,“冻得狗逼色”。另一哥们儿的妈妈是学校的音乐舞蹈老师。可能是家学渊源吧,对音乐也有自己的感受。我们开车走在吃饭的路上以及吃饭中,他们用了很大篇幅聊音乐。车里的播放器专门放许巍的歌儿,后者独爱许巍。他们谈音乐我一句嘴也插不上,很是自卑,没有精致的喜好。就如看电视,我只喜欢看电视剧。前些天看完了《小小飞虎队》接着又看《枪神传奇》。颇象一个没钱的老妓女,给钱就干。有不满也是嫖客早泄时,骂一声:老不要脸的,自己不行还出来嫖。再加二十,算是赔偿老娘的感情损失。
昨天,表弟给我打电话。手机没电了,没等我接呢,手机停机了,又恰逢停电。来电了,我给手机充电。刚开机,表弟就把电话打过来了。难道他打了一上午电话?此前我曾琢磨他找我干啥。难道是出啥事了才想到要上点保险?他让我下来教他练电脑考驾驶证。我表示遗憾被雪截在老家了。后来我就想啊:人都争着抢着见阎王。让我表弟考代理证学电脑,整死他他都不带学的。医院重症病房见天都塞得满满的,家属们很多都在那哭天抹泪的,我一路过重症病房,那奄奄一息的气氛就让我想吐。和那红红火火的生意一比保险公司的门前真叫个可罗雀啊。文学一点:几个孩子在保险公司门前,堆了个雪罗汉。罗汉手里拿颗蓝球。一个孩子念念有词儿:要投就投中国人寿。门前的水泥地被孩子们扫出一个圆圆的圈来。一个孩子兜里塞着一包山西大红谷,一个孩子拿着一把网球拍,一个孩子拿着一根绳子,一个孩子头上扣着一个抬筐。这帮子玩意刚刚学了鲁迅的《故乡》,准备学润土装鸟茳捕鸟。保险公司经理开车过来,吱嘎一声停了车。下车啪一声关上车门,对着孩子们骂。“滚几$吧远远的。妈个逼的。”…
今早开物流公司的一个同学给我打电话。一开口就说知道我是谁不?我手机里存他号呢。我嘎嘎一声就乐了,然后说不知道。他说帮他抬三万块钱,有些周转不开了。我迅速在脑里过了一遍我认识的几个放款的,但是没一个合适的。我只好说帮他问问。挂断电话我就想啊,如果我手里有三万块钱,立马让他拿去,一分钱利息不要。
牵着驴,踩着积雪和泥上山去掰玉米。路过那个老太太家,特意朝他家院子里看了看。据说这老太太去年秋天偷了些玉米,今年又偷了些,但是今年被人当面骂了。骂得羞愧交加,去找村长…在地里一边干活一边意识流:一个朋友得了似乎是很严重的病。最初他问我是否能弄到一味中药。后来我在微博里加了几位治疗他这种病的医生。某天早晨浏览微博,见到了这几位医生的发贴,也触动了我的最敏感的地区。给他发了条短信,不仅有就医的建议而且有针对医疗支出的财务规划方面的建议。末了怕他误会我向他推销保险,特意声明:非推销保险。短信发出去了,至今未见回复。很可能真的是误会我推销保险了。推销员没有私心是不对的。推销员几乎把每一个见到的人都当成客户想象一番:首先是他的支付能力,其次是他的需求特征。然后如阿Q一般假想自己的观念恰好和客户的需求吻合得天衣无缝。接下来我甚至想象出了和他成交的很多细节。谁让我被几个朋友吹捧说文笔好呢。曾经一个网友说我写的象莫言。我儿子的小学语文老师说看了我写的让他想起了读鲁迅的青年时光。事实上,我已经患上了见客户恐惧症。

今日日记摘抄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  农历冬月初四  星期日  小雪转晴
…我去了移动大厅…也排队交了100块钱,领了两桶油。
…晚上用1008611查手机费,发现手机费没有多出100块钱。见一条短信曰:你已在…成功办理了…每月返还10元,可返还额度为80元…”这意思是我一次性缴纳100元,移动扣掉20元,剩下的每个月返我10元,返8个月。为此移动公司奖给我价值60块钱的调和油?这…这…这有点象移动公司给我理财,他收我百分之二十的佣金,给我那两桶价值六十元的调和油是我理财的收益?!想在移动公司那一幕:戴着中国共青团团徽和移动公司胸牌,穿着深蓝色职装的服务人员问我手机号,他输入系统告诉我,我只能交100,领两瓶子油。我之前那位大叔被告知能交200,领一箱子油。06年入网的客户,快成骨灰级了。我们的手机卡还被要求取下来,上在旁边坐的那位小妞儿手上的手机上,他在那鼓捣。那位大叔还被要求写下5个手机号,说帮他申请亲情号。那位大叔只记住1个,只好等手机卡被还了,去手机上查。我更惨,一个手机号也没记住,幸亏没让我写五个。手机里有一条短信说:我已开通了微信_这事有点操$蛋
饭后辅导儿子数学作业。一个用于理解一元一次方程特征的填空题他不会做。我严厉的批评他:你因为不会所以上课并不怎么学习,放学后也不怎么学习,所以每天用于学习的时间不会超过两个小时。你现在还没有意识到知识的重要。等你意识到时你会非常后悔。因为在你学习知识的时候你浪费了很多时间。而生命是有限的。
等到辅导完毕,我做了几点总结。总结完毕,发觉我前面的批评有误。他上课还是学习了的,主要的问题是训练的不够。

奔波的周末

一   2012年12月7日
一天中听到两次《感恩的心》,一次是心酸的流泪,一群折翼的天使,坚强而独立的成长;一次是感动的流泪,一群完美的天使,快乐而灿烂的绽放。心在起起伏伏中感受生活的百态。让我再一次看清很多东西。我们活着的意义。
在寒风的夜里,我浑身瑟瑟发抖,朦胧中觉得自己发烧,朦胧中想着两个不同的群体,朦胧中告诉自己要好好的生活!
二    2112年12月8日
多日不见的朋友,说我的头发在疯长,说我越来越好看,说长头发的我和以前的感觉不一样,也在平日里总有身边的人建议:你做个这样、那样的造型、、、、、其实,我一直是我,不曾改变过,改变的是身边人对我的看法,而我一直在那里,不曾改变。回首这三十多年的岁月,一直以短发见长,那时是怎样的一种心境?不知从什么时候,头发开始越来越长,现在到达了腰际,我并不觉得这说明什么,我一直是我,一直在那里,不曾改变。
三    2012年12月9日
W 我不知道怎样形容我的心情,终于又联系上了你,你却告诉我,你离婚了、、、、、我不知道当初你结婚是下了多大的决心,需要多大的勇气;我更不知道,你离婚,又下了多大的决心,需要多大的勇气、、、、、我甚至不敢问你:孩子怎么办?你,还是像以前那样喊我,就如同我们是闺蜜,我想起了以前的很多事情、、、、、我们年轻时候的事、、、、、、你很郑重的告诉我,要想清楚自己以后在哪里生活,早做打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成长是我们不可抗拒的 ,而我们又追求怎样的生活、、、、、、、、

难忘的马山黑山羊宴

今天(11日)的上午,埋头工作忙至中午12点半才下班,下午110分回到家胡乱填了一下肚子,下午130分又匆匆忙忙赶去青秀山脚下的市工商联参加一个会议。晚饭后,尽管感到十分疲乏,而且天气骤然变得很冷气温降至入冬以来的最低9度以下,但是我仍穿起运动衣,套上运动鞋,又毅然决然地跑去广场……

广场上北风呼呼,只见前来锻炼的人稀少多了。在寒风中,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此刻,感到自己穿得太单薄的我,并没有退缩,仍然坚韧不拔地快步走去、跑去!走着,跑着,我忽然想起前天去都安县作客那感人的情景,锻炼完回到家里,心潮久久翻腾,欲罢不能,尽管己近午夜,只好又命笔记下!

1289日双休日,市辖的素有“黑山羊之乡”美称的马山县,举办第六届文化旅游美食节,我们几个朋友商量于星期日前去马山参加节日,凑凑热闹。上午9点,我们一行三辆车子15个朋友驱车上高速公路,准备到马山县出口时,岂料,一位同去的在某驾校做校长的朋友,却固执地领车队前往都安县,他说:“我一位在都安的朋友已准备午餐,非要我们先过去吃午饭哟!”朋友们只好先直奔都安!

到了都安县城一栋很高耸宽阔的五层楼房前,只见出门迎接的主人也是我过去认识的窦主席!他一见我,高兴地与我握手,把朋友们请上了他五楼上的厨房旁的大饭厅里。只见饭厅里安放了两张大桌子,不久,在厨房里帮厨的主人特意请来的几个会烹调的战友就端上热气腾腾而又香喷喷的佳肴,扛出一桶自酿米酒,十分热情地请朋友们入席。朋友们仔细一看,啊,饭桌上摆的是“全羊宴”!此时,主人高兴地说:“有客从远方来,不亦乐乎!今天我用都安的特产-黑山羊招待你们!我们都安也是黑山羊之乡啊!”
这一顿黑山羊宴啊,让人难忘!这一头黑山羊,据窦主席的战友介绍,可是主人放牧在山上两年、吃遍野百草的“真傢伙”哟!一位主人的战友还笑呵呵地介绍说:“野羊吃百草,营养丰富,今天咱们可大补,延年益寿了!哈哈……”此时,我抬眼往桌面上看去,只见那桌上的黑山羊佳肴,有炒、煎、烧、烤、炆、炖,炸、卤,形成各种菜色,色香俱全,鲜香之中更透独特风味,让人馋涎欲滴!朋友们与主人及他的战友们乐呵呵地大杯敬酒,美滋滋地大快朵颐,享用着这一顿地道的黑山羊宴,叫好声不绝,笑语声不绝,感谢声也不绝……
下午4点多,朋友们在去县农贸市场采购羊肉与土特产后,感谢告辞了主人,又驱车返程顺道到马山县。此时已下午5点左右,一条条长长的贺节条幅吊满四周高楼大厦的马山县体育馆,广场上的节日气氛已近尾声,舞台已在拆除,人流逐渐散去,展销会也已撤展,不少朋友为没有看到节日的闹景而不禁感到惋惜!
此刻,我呼喊起来,安慰朋友们道:“不可惜,可今天我们吃上了营养丰富的黑山羊宴,值!保证以后你们个个长寿百岁啦!哈哈哈……”